今天抽 PC 的时候, 发现上一批定制的明信片刚好用完了, 想着选点新照片再做一批. 看着选了半天的照片, 从 20 年到 22 年, 因为疫情出去的比较少, 用心拍的照片也不多. 能看的还是 20 年在天津用 5207 拍的多, 其他的总是缺点意思, 也许心态有影响吧.

想起来之前收到的某张 QSL 卡, 卡的主人在背图上附上了一张二维码, 写着"扫码查看照片故事".

我觉得挺好,既然小小纸片只能言语寥寥, 又何必不用这种方式讲述这些照片后面的故事呢?

图片一:2021-秦皇岛

    这张图其实就是随便拍的。应该是二一年的某个晚上,大概是周五,那时候还能请假出学校。我拉着陈某出去遛弯儿。如果没记错的话,穿过美岭小区,向南走过小桥,小桥和小汤河边上有很多烧纸的人,但是那天似乎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纪念日。然后我俩一直沿路右边走,走到入海口旁边的海关大楼,入海口晚上挺黑的,风倒是不大,黑夜加上水流过溢流坝的低频声音,让人有种小小的畏惧感。

    然后陈某想回去,我硬是拉着他继续向大概东北方向走。秦皇岛的晚上七八点钟,路上的灯似乎还是昏黄的卤素灯,人也不多,有些冷清。走到一处已经打烊的小超市的门口,霓虹灯还挺好看(应该是亚克力+荧光颜料+LED 做的霓虹灯效果),突然想起来包里的 EOS55 ,装的是柯达的5207分装卷,都没拍过几张。这机器带测光,跟数码相机差不多了,我心想先机器测光整一手,看看参数是不是大概在范围内。然后快门大概是 1/15,用的 17-40mm 的镜头,我感觉大概可以,就拍了这张图。算是第一次用胶卷拍夜景,出不出片全看运气哈哈。不过洗出来看确实还凑合,有可能是扫描转数字的时候店家给调了。

图片二:2021-秦皇岛

    应该是 21 年冬天拍的。海边风巨大,那天穿了件冲锋衣,但是风仍然从各种缝隙里灌进去。然后还没有手套,手拿出来就冻得巨疼。但还是很蠢地玩了玩沙子,用掺着冰碴子的沙子堆了个沙堆(迫真)。碰见有卖糖葫芦的老太太,买了一根就在寒风里啃,口水不争气的边啃边流,现在想起来还是很搞笑。那时候茂业往海边走的地方还有夜市,不过实际上感觉没啥好吃的。

图片三:2020-天津

    大一上学期的“十一”小长假,虽然只放四天,但还是很执着的跑出去玩了。毕竟秦皇岛到天津火车就四十多块,短途旅行还是比较可行的。刚好方儿子在中国民航大学,想着还能过去转转(不过封校显然不行)。

   但实际到了天津,发现好像没啥玩的,博物馆啥的都不开门,所以直接开始压马路模式。第一天去了民航大学,然后刚好滨海机场就在一起,在机场外面转了一圈,没找到好的拍摄位置,最后找到一个满是浮萍还是啥玩意的水塘旁边,蹲着拍了几张。然后第一天晚上住在机场旁边的小区里,类似于空港招待所的水平,五十块钱一晚上,阿姨还让帮忙刷单。早上去超市买食物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流浪汉捡超市丢弃的烂香蕉吃。这是许多年之后第一次看到流浪者,我以为这样一个群体早已经消失了。第二天就在市里逛了逛,天津比较坑的就是缺少人行红绿灯(后来发现河北好像都是这样),刚从火车站出来的旅客过第一条马路的时候明显大多有些迷惑。刚从天津火车站出来的时候,不远处就有个邮局,本来想买张明信片寄回去,但是确实没有,邮局倒是挺大,空旷的大堂里只有一个业务员小姐姐,我记得还聊了两句,蛮好玩的。第二天晚上不知道哪根筋抽了,想看看天津晚上和凌晨的景色,结果在火车站外面坐了一晚上,“夜赏”了瓷房子和张学良故居。然后手就冻伤了,也没睡好,做核酸检测的时候直接在医院睡着了。

图片四:2022-秦皇岛

    22 年打完智能车省赛(二等奖进不了国赛),然后偷偷溜出去玩,这张图是在 山海关-天下第一关景区 拍的。这绝对是我花的最冤枉的一次门票钱。大热天的跑去看城墙,真就只有城墙,这个城墙不知道还有多少部分是后来修复的,转了一圈,直呼上当。这一趟中就长城博物馆最划算,而且免费的,手机预约几分钟就能进去。长城博物馆虽然小,但还是有一些展品的,介绍也比较详实,真的比学校长城学会一个多小时全是图片的宣讲有意思多了。详细程度基本上不需要讲解员,展品后面的故事也很生动,最重要的是开了冷气,观展体验极好。

图片五:2020-草埠湖

20 年在草埠湖拍的,初一本来准备回家的,结果封城了。其实也不算糟糕,因为老家的食物非常充足,有一整个冰柜的肉,后面一片菜地。但是网络不好,刚好高三下学期,也就高考前几个月,上网课状态特别差,心态不好。特别讨厌在屏幕上比划的感觉,根本没有思路(写在纸上才是好的)。考试也开始糊弄,在屋子里坐着,就特别想出去看看天上时不时飞过的军用运输机(旁边当阳机场有很多伊尔-76,疫情的时候运输任务很重)。好在后面小姨找同学借了台打印机,简直雪中送炭,心态好多了,至少能够在题目上勾勾画画了(虚空做题真的难受)。熬到三月十七号,终于有低风险向高风险通行的许可了,才回到家里,又买了台打印机。现在回想起来这种感觉异常真实,有些难以形容。到了四月二十八号,就在生日那天,去办了我第一张储蓄卡,然后填了遗体和器官捐献的表,还蛮有成就感的,算是正式步入了成年。五月五号开学,后面两个月备考,那段时间还是非常积极且快乐的,属实难忘。

图片六:2020-草埠湖

也是 20 年被封控在老家时候拍的,拍的时候没注意这大概是什么时候的、有什么故事,只是觉得这是一件有点年头的物件。后来做军理大作业的时候翻到这张照片,刚好我决定用“三线建设”作为我的拍摄主题,才注意到“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字样。又实地探访了 716/815 厂,看了不少关于三线建设的故事之后,深有感受。非常佩服这些牺牲个人利益而奉献给社会主义建设和国家安全的人们,他们离开熟悉的城市和乡村,来到深山,搞科研、建工厂。以后有机会我还准备去参观一下重庆的 816 地下核工程遗址。

图片七:2020-宜昌

    这算是一张凑数的图片,是 foma200 拍的,颗粒还比较细。这是我第一次去漫展,不过比较小。但是我实在是不明白一群人为啥在那里蹦蹦跳跳然后买一些各色各样的小卡片、亚克力摆件。没有参悟出其中乐趣,所以整个下午就看着别人乐。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田爸爸中午请的午饭,那个鲜啤是真的好喝,有非常浓郁的麦香(可能我就这点出息吧哈哈哈哈)。

图片八:2020-成都

    这也是一张凑数的照片。高考完跑去成都小姨那里,表弟还在补课,所以没事就一个人跑出去晃悠。那天刚好想给 EOS55 整根肩带,就去了旁边的数码城。这种货柜已经好久没见过了,仿佛 2000 年初的百货商店。当然就跟电脑城一样,在这里买器材保准被坑,所以我的目的只是配根肩带。最后挑了一根有尼康 LOGO 的肩带,ntr 属于是。事实上,我觉得成都这种大城市也没啥意思,就几个比较经典的地方,然后去了太平寺机场看了看直升机,没有特别多好玩的。